星愿

文俊辉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对是在一周前


那天文俊辉工作到很晚,他要做很多准备,那个项目对公司来讲太重要了。他在电脑前坐了一天,各种数据报表堆在桌面上,等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口渴时,天已经黑完了,写字楼下路灯亮起一片,泛起光晕。文俊辉觉得自己眼睛有点花,看楼下路灯的光居然有些看不真切,像是水中的涟漪一样,一直在往外泛起


“累了吧?”文俊辉想。他扶着木桌站起,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文俊辉躺在了病床上,手背上插了几根针,旁边的点滴架上挂了三四个大大小小的药瓶。文俊辉觉得点滴有点滴太快了,滴得心里难受得发闷,但他没有把速度调快,他现在只想快点滴完然后回公司好好接下那个项目


过了一会公司那边就来人了,还带了花篮和水果。然后大概说明了一下他的情况,是刚好一个职员要给文俊辉交报表,看到他晕倒打了120。然后说了些好听又没用的话,像“文总您好点好起来,您在公司可是主心骨呢”文俊辉笑着敷衍敷衍就过去了。


等公司那边的人都打发走之后,文俊辉才松了口气,把手机开机。手机刚一开机就振个不挺,屏幕上显示着几十个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文俊辉心里“噔”了一下,连忙打了过去


“圆佑?不是说了加班不要担心吗?怎么打那么多电话过来?还发了多短信?”

“还是担心,怎么不接电话?你是不是工作过度太累了?等会我来接你好不好?”

“是有点累,但我只是睡着了,你别来接我了,我等会忙完回来。”

“好”


文俊辉觉得自己接电话的时候手有点出汗了,心跳得也很快原来这么多年了说谎手还是会出汗,心跳还是会变快啊


文俊辉觉得刚刚自己有点着急了,但全圆佑应该不会怀疑的,全圆佑是直线球不会听出端倪的,要是让全圆佑知道自己晕倒了,他肯定会小题大做。


“不能告诉圆佑”


文俊辉等点滴打完就准备走了,看了医院的检查说没什么大问题,但建议还是做下全身检查拍下片好,文俊辉就笑着拒绝了。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知道吗”文俊辉笑着对医生说


文俊辉出了医院就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家里,到了家楼下就看见全圆佑在门口等他。


文俊辉就想到了几年前他和全圆佑第一次搬到这里有多激动有多开心,他们选了好久的房子的地段,讨论了好久的家居风格,整个房子的装修都是他们设计的,连沙发上的抱枕都是特地去买的。那个时候他们刚刚付了房子的首付,弄完房子的装修,买点其余的都要计划着买。但他们都很开心,因为他们有家了。


“这里是我们一辈子的家”


文俊辉鼻子突然就酸了,眼泪都漫上眼眶了。他深呼吸了几次才把自己调整好。他走快了些,上前牵住了全圆佑的手。


“这是我一辈子要牵的人”


全圆佑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些,然后把另一支手提的盒子拿到文俊辉面前晃了晃。是文俊辉喜欢的牛肉汤饭。


“才买的,热的。”

“你给我买的?”

“我自己吃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棒槌改不了了。”


全圆佑一只手牵着自己最喜欢的文俊辉一只手提着文俊辉最爱的牛肉汤饭回家了。


文俊辉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地舀着吃,全圆佑就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吃,也不嫌无聊。明明是平平无奇的动作而已,但全圆佑却看得很认真,他看见文俊辉的脸变红了,整个人都好像温暖起来了,不像刚刚那样疲惫不堪了,他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


————“我想抱他”


全圆佑是这么想的,实际上也这么做了。他一只手揽过文俊辉,绕过臂弯把文俊辉抱的紧紧的。


全圆佑明显得感觉到了文俊辉僵了一下,然后感到后背染上了一丝热度,很快他也确切地感受到了。


文俊辉手掌的温度,透过了薄薄衬衫,到了全圆佑心里。










心脏真的慢不了啊

01

文俊辉觉得找教室真的很不容易,说好的在五楼,来来回回找了几遍都没找到。天气预报说今天35℃,但文俊辉觉得自己周围起码40℃吧,因为他已经冒火了。

文俊辉揉了揉眼睛又耐下心重新在五楼搜索了一遍,终于发现了“高二十班”的班牌。校长办公室正对面,侧楼梯拐角处,安排教室的人可以说是对这个班爱得非常深沉了。

教室可谓是人声鼎沸,文俊辉在门口整理了一下校服,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确定了自己全身上下没一处奇怪的地方才走进教室。停在讲台上在座位表上寻找着自己的名字。中间第四排,文俊辉觉得这位置挺棒的,他又看了下自己的同桌是谁,正在考虑怎么给同桌打招呼,下一秒看清同桌名字却懵了——“全圆佑”

“万一是同名同姓的人呢?”文俊辉犹豫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旁边坐着的人真的就是那个全圆佑,是他喜欢的那个全圆佑。“咚咚”文俊辉听见了自己不正常的心跳声,明明教室那么吵闹,但文俊辉却听的很清晰。心跳声很大又很快,文俊辉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体也在微微震动,走路都有点不稳了。好像是飘到了座位上一样,文俊辉坐了下来。

吵闹声还是很大但文俊辉已经听不到了,他只听到他的心跳声,好像越来越快了,都有一点喘不上气了。刚刚有点冒火,现在可能要冒烟了。

文俊辉现在真的很想拿出手机百度一下“暗恋的人变成了同桌怎么办?”

“你没事吧?”全圆佑拍了下文俊辉,“你的脸好红。”文俊辉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点。“没,没事,就是天太热了啊。”文俊辉心跳的更快了,文俊辉很想对心脏说你矜持点。

“那你喝一点水吧,那样会好一点。”
“嗯,谢谢。我叫文俊辉。”
“全圆佑,你的同桌。”

全圆佑那么可爱的吗?文俊辉觉得自己要完了。

02

很早的时候文俊辉就喜欢上全圆佑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有一天文俊辉走在上学的路上,天气预报再一次欺骗了他的真情,他信任天气预报没有带伞,结果下了公交车以后,冷冷的雨拍在了他脸上,这雨还挺无情。“真男人从不怕淋雨”文俊辉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句话。他丝毫不在意继续走,但毕竟是无情的雨,上一秒还是“下雨”这一秒就变成“泼雨”了,文俊辉还是怂了找了个有屋檐的地方躲起来了。

“同学,打伞吗?”文俊辉回过头,是一个男生,校服干干净净,戴着圆框眼镜。“好啊好啊,谢谢你同学!”文俊辉一个转身钻到了男生的伞下。

雨滴打在伞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挺好听的,文俊辉觉得这雨也不是那么无情,甚至挺清澈的,把夏天的闷热赶去不少,虽然来的挺不讲道理的。

有几滴雨飘在了文俊辉书包上,书包颜色变得有点深。“你靠近一点吧,没关系的”男生的声音很温柔,文俊辉侧过头看了看他,正好对上了视线,他的眼神很清澈跟雨一样,嘴角带着不经意的笑意。“咚咚”文俊辉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变快的心跳。

文俊辉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爱情,虽然也挺不讲道理的

到了教学楼,上课铃就响起来了。文俊辉刚想感谢一下那个男生,下一秒那男生已经跑到楼梯上了。

“同学!做好事也要留个名啊!”文俊辉朝着他的背影吼着。

“全圆佑!”全圆佑的声音从楼上飘进了文俊辉的耳朵。

03

和喜欢的人一起上课是什么感觉?

文俊辉回答说,挺累的,又要听讲又忍不住去看他,还要小心翼翼不让老师和他发现。

但三心二意是做不好事情的

“文俊辉,你来说说这个故事体现了什么?”

行呗,被抓了个现行。

“体现了他…他的”

“爱国之情”全圆佑小声的提醒着

“体现了他的爱国之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才啊”

文俊辉皱了皱眉,抬头看屏幕才发现这故事是讲的一位运动员坚持不懈最终获得金牌。

“确实,确实爱国,运动员都爱国。但我觉得你得先站一会了。”

文俊辉端正的站在座位上,站的笔直,仿佛不是罚站而是在颁奖,显得无比光荣。

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文俊辉心里只剩下俩字“丢脸”如果可以还能是六个字“丢脸丢大发了”

文俊辉对全圆佑使用技能“眼睛骂人”并持续到下课。

“你怎么那么相信我啊?”全圆佑笑着地去问文俊辉。

“……”文俊辉发誓他真的很想骂人,但他看着全圆佑骂不出来,全圆佑这一笑,他心跳又不正常了。“因为我傻才信你行了吧”或许这就是特权吧,换个人我早骂他到心梗了。

“你过来我给你说个事”文俊辉乖乖的凑了过去,“同桌,你傻的挺可爱的。”

心中的小鹿乱撞,把文俊辉撞成了心脏病。

文俊辉心跳很快很快,脸涨的很红。他觉得全圆佑再说点什么自己就可以双手合十,等待下一秒有个天使对自己说“恭喜!你已经被全圆佑可爱死啦!”

“你好害羞啊,脸都红了。”

文俊辉想说,换个人试试,我练武术白练的吗?你看我还害不害羞。

当然他没说出口,他只是握起拳头装作很用力地打了全圆佑胸口,实际上跟碰了碰的威力差不多。

“校长办公室在对面,冷静点。”文俊辉劝了劝自己

文俊辉又侧过头去看旁边的全圆佑,全圆佑和他四目相对,他看见全圆佑眼睛里有一闪一闪的光。

“冷静是什么,不要了。”

04

冷静不下来的文俊辉还是不能干什么

因为他怂,不是很多人都能把自己的喜欢坦白出来,毕竟后果谁都不知道

他很开心他跟全圆佑在高二分到一个班,还是同桌。很开心全圆佑不是看上去那么高冷,有时候还会逗一逗他。他也很开心现在可以跟全圆佑做朋友。他最开心的是全圆佑就在他身边。

虽然他不敢把自己的喜欢告诉全圆佑,因为这是他的喜欢,全圆佑没有义务给同一份喜欢给他,而且性别相同的喜欢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

他只能在上课的时候分心多看几眼全圆佑,下课的时候跟全圆佑多说点话,放学的时候和他一起坐同一辆公交车回家,就算他的家离公交车的终点站还有两站的路。

他很珍惜全圆佑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他觉得全圆佑就是属于他一个人。

05

“圆佑,下周运动会,你有什么项目啊?”

“体委说我体质不好,说别人报剩下的就是我的。”

06

“文俊辉接力跑,跳远”

“耶,棒!”文俊辉心里在呐喊,在狂跳。这两个项目文俊辉都很拿手而且都不累。

“全圆佑,一千五”

“干什么呢???你觉得全圆佑可以跑一千五的长跑?”文俊辉指着报名单,皱了皱眉

“他自己说的剩下的是他的,只剩一千五的长跑了啊。”体委露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可以换吗?我跟他换,把接力跑给他,他短跑可以。”

“行的,文俊辉你和全圆佑的♂友谊我都要感动了。”体委作势擦了擦眼泪

“行了别演了您老人家,什么都能满足一下你的表演欲。”

“真的,我原来看过一篇贴子,说爱他就替他跑长跑。”

“……”

“要不你俩都男的,我还真认为你俩有什么”

“……”

文俊辉一句话都没说,悄悄溜了

教室里只留下了正在表演为友谊感动的体委

06

“跳远第一名,高二十班——文俊辉”

属于高二十班的场地爆发出震耳的欢呼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俊辉你真帅,世界第一帅!”

站在领奖台上的文俊辉害羞的不行,当时他跟全班约定只要他得了第一名全班就得喊出这句话。当初提出来的是他,现在羞到整个脸通红的也是他。

文俊辉走下颁奖台,脖子上挂了个亮闪闪的金牌,额头上的汗水滑落下来,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阳光洒在他身上,显得他阳光又温暖。他的眼睛在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他比太阳还要耀眼。

“咚咚”全圆佑听见了自己变快的心跳声

虽然周围的声音很大,很吵,但全圆佑听的很清楚

07

“马上要一千五了,我去准备了。”

“圆佑,我跟你换了,你等会去跑接力。”

“你没问过我就跟我换了?你刚刚才比完跳远,你不能去长跑,我去给体委说。”

“名单都交上去了,再说你短跑那么快,我们肯定能得冠军的!我去准备啦。”

看着文俊辉离开去准备,全圆佑有点生气,突然觉得文俊辉有点傻乎乎的。

08

文俊辉站在四道上做准备,胸前挂着大大的“4”红色的,看着可喜庆。

全圆佑站在跑道边上,看着文俊辉对他做了口型“加油”文俊辉笑着点了点头回了一句“知道了”。

“预备”
“跑!”

文俊辉前两圈跑地很快,一直都是第一,而且甩了第二名半圈,但后来速度就开始变慢了,第二名和他的距离越来越短。

“文俊辉加油!”
“冲鸭!!!文俊辉!!!”
“十班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加油声越来越大,文俊辉想跑得更快一点,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

文俊辉在人群中找全圆佑,文俊辉觉得自己看到全圆佑说不定就可以跑快一点了,但他没找到。

直到他看到有一个身影在跑道旁的围栏边上陪着他跑。

没有看清楚,但文俊辉觉得那个人就是全圆佑,没有理由的觉得。

文俊辉觉得心跳的好快啊,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全圆佑弄的。

文俊辉跑最后一圈实在是没了力气,第一名差了一段距离,追不上去了。

文俊辉拿了个亚军。

跑过了终点的文俊辉直直地奔向了那个人,文俊辉倒在了那个人的怀里,用力睁开了眼睛,真的是全圆佑。

“圆佑…啊,谢…谢谢你。”文俊辉有点喘不上气,但笑的很开心。“虽然,我…我没拿…到第一。”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啊,俊辉。”全圆佑笑着拍了拍他的背“先别说话了。”

09

文俊辉脖子上又挂了个奖牌,虽然是银色的,但一闪一闪的,晃眼的很。当然晃眼的还有文俊辉的傻笑。

别的班的人都说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十班的同学们都反驳到是“全圆佑家的傻儿子”

文俊辉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发现了好多糖,都是他喜欢吃的水果糖,酸甜酸甜的。文俊辉把糖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放进来校服衣袋里。

10

接力跑的时候文俊辉千辛万苦挤到了最前面,他把十班加油的牌子举的高高的,特别显眼。

在十班的场地上,许多同学都站在凳子上又跳又叫

“啊啊啊啊啊啊!十班加油!!”

“啊啊啊啊啊啊体委,体委冲啊啊啊啊啊啊!体委骚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十班的班主任老徐也拿起手机录像,一边录一边挥舞他的拳头,特别激动

“加油!孩子们加油!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加油!!”

据说有同学看到老徐的肉都在抖

“体委第一了啊啊啊追回来啦!!!”

尖叫声和喝彩声爆发出来,文俊辉觉得手心全都是汗。

体委也确实厉害把七班甩了一半的距离,整个十班都被点燃了。

全圆佑在最后一棒,只比七班在接棒的时候快了一点。

“全圆佑!!!加油!!!”文俊辉用尽全力地喊到
“全圆佑!!!”

“全圆佑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十班的场地发出的加油声震耳

全圆佑跑过了终点

——是第一

文俊辉钻出人群,像风一样的冲向终点

“圆佑!!!”他整个人都扑在了全圆佑身上“第一!!我们是第一”他高兴到整个人都在抖

全圆佑紧紧地抱住了文俊辉“我们第一!”

11

“圆佑,你等一下。”文俊辉放开全圆佑,摸了摸校服口袋

校服口袋里的糖没了

文俊辉“?”

我的糖呢???

他愣了一会,他脸上的笑容一秒消失了,脸上的表情让全圆佑想起了四个字

——“失去梦想”

直到后面的体委突然对他吼到“蛤蛤蛤蛤蛤蛤蛤,文俊辉你是宝藏男孩!你一边跑一边掉糖哈哈哈,你是真的让人惊喜蛤蛤蛤鹅鹅鹅”

体委一边笑一边捡起几颗糖“谢谢你,宝藏男孩”还冲文俊辉眨了眨眼。

文俊辉猛的回过神,以惊人的速度把地上的糖都捡了起来。

然后塞了一把到全圆佑手里

————

希望这篇能够拥有结局吧
半夜被蒋文旭气到吃自己大腿肉

冬天就该喝奶茶

首尔好冷

文俊辉觉得首尔的冬天好冷,真的好冷,他搓了搓自己的手。窗外飘着他之前从来没见过的大雪,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雪落下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很开心。他从地板上爬起来,靠近窗户,把手伸了出去,几片雪花飘落在他手上,片刻间就化成了水。手好像有点冻红了,他赶紧把手缩回了袖子里,外面好像有点刮风了,还好他提前把手缩了回来文俊辉暗自高兴。

文俊辉把窗户关了,一直这么站在着吹冷风,明天估计就得感冒。他缩到练习室的角落里,看着正在聊天的少年们有点恍惚,他还不是很能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文俊辉想一定要好好认真学习每天的韩语课。他坐着发呆,直到权顺荣来拍了拍他,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走神了。

“要开始练习了,今天也要加油哦!”权顺荣说的很慢并且还给他比了个大拇指,说他每天的进步都很明显而且很努力。文俊辉有点不好意思,用不太流利的韩语回了个谢谢。有一点暖暖的感觉从某个地方发散出来,文俊辉走到这群少年中,听着音乐跟着做动作,他想不落下每一个动作,今天的歌比较快,练习完他流了一身汗,但他觉得很畅快。练习完已经十一点了,那群少年走的时候都对他说他进步很多很棒,并且也收获了他们的大拇指。文俊辉不禁笑了笑,他觉得自己很容易满足,至少现在就很满足。

文俊辉决定去大楼下那家24小时营业的咖啡馆买杯奶茶奖励一下自己。他找了条围巾围上,毕竟楼下比这还冷。文俊辉看着街道都被染的白白的,觉得冷之余还觉得首尔的冬天有些好看。看了下店里的钟,发现都已经十一点半了,但前面还好有两个人,他还有时间想想自己要喝什么口味的奶茶。

后面好像又排了一个人,文俊辉习惯性转过头去看发现是全圆佑,那么晚了他也想喝奶茶吗?这个人好像话不是很多,看着也挺冷淡的,也没怎么和他说过话,文俊辉有点犹豫要不要打招呼。全圆佑倒是先开口了,只是半天没得到文俊辉的回应,看着没有反应的文俊辉全圆佑好像反应过来——文俊辉没听懂。全圆佑靠近了点,在文俊辉耳边慢慢的重复了一遍“喝什么?”文俊辉耳尖马上就红了,觉得全圆佑的低音刚刚听起来特别温柔,缩在袖子里的手伸出来一点坚定指了指灯牌上的焦糖奶茶。“那我来吧”文俊辉听见全圆佑说。

等了一会,全圆佑拿着两杯焦糖奶茶出现了在他面前,他把温热的奶茶递给了文俊辉。文俊辉一边走一边喝温温的奶茶,奶茶有焦糖淡淡的苦味但文俊辉觉得真的很好喝。他看了看身旁的全圆佑,路灯的光洒在全圆佑身上真的很好看,充满了少年特有的温柔。文俊辉看着全圆佑的脸思绪早就飘到了外太空,所以当他回过神来发现全圆佑在看他的时候差点没表演一个平地摔。

全圆佑像是被他逗笑了,笑的鼻子都皱起来了,全圆佑笑了好一会才停下,然后对文俊辉说下次想喝奶茶可以一起来。

文俊辉突然觉得很开心,而且好像下着的雪也不是那么冷了。